All

欣赏|藏着一座“翠玲珑”的小家

4050

分享到 :


每个人都有对家的不同想像

而真正的设计需要一个合适的开始

一对建筑师夫妻

出于对园林的共同兴趣

默契地决定将苏州沧浪亭中的一座房子

“翠玲珑”嵌入一个

当代中国普遍存在的80平小戶型中



一个造园师搬一座山到一个庭院中,对其进行改造,使这座假山成了自己的生活环境和对话者;而搬一个园林片段到一个日常户型中,对其进行改造,生活其中,与它对话,算是一次大胆的尝试。


对很多人来说,翠玲珑可能是一个意象,是透过匀质花窗看到的满眼翠竹。而对于这对设计师夫妻来说,它是存在于宋代的一组空间结构。三个房间的角部连接为每个房间都提供了最大的视野,每个房间都很正,连接在一起却产生了曲折的体验。



既是3个小房间又是1个大房间 3 small rooms or 1 big room


“几室几厅”的主要居住模式下,家园营造的可能性被压缩到了室内装修的范畴。


按照户型图,它有三间房间朝南(客厅餐厅和两个卧室),厨房、卫生间和一个小书房安排在北面,这是一个功能合理的经济户型。


在这里,功能合理的前提是,设计师惯性地接受了一个房间和一个功能的简单对应方式,生活被切割成几种简单的行为看电视、吃饭、睡觉…以及所对应的一个个封闭的房间。


城市生活已经让人感到各种束缚,设计师希望回到家中能感到自由无拘束。首先是在结构上松动,让家变得更自在、放松、有趣,与风格无关。



设计师在原始的户型平面中勾勒出一个变形的“翠玲珑”,从西北角的入口至住宅东南角,它以曲折的方式连接这个住宅的最长距离。进入这个住宅是循序渐进的,从狭长的玄关空间到东南角的工作阅读空间,光线由暗到明,住宅的场景慢慢展开。


两个反常的房间 Two Irregular Rooms


“翠玲珑”的置入,自然的将整个空间分为开放的和私密的。


开放的部分,在这个结构中,随处可以坐下休息、阅读、会客、吃饭、工作…,通过改变家具的形式和位置就能改变空间的使用方式。


私密部分,是户型图上的朝南客厅改成客卧,厨房和卫生间保持原有户型图上的位置。另外,还设计了两个反常的房间:1.一个一张床大小的卧室,2.一个单层净高不到1.8米的二层小楼。



可以打开的吊顶 The Openable Ceiling


设计师在概念上连接了原本独立的三个房间,但天花上的横梁依然提示着原来的房间分隔,抽象的“翠玲珑”结构需要具体的手法使其可以被真实感受。


设计师对于天花的处理,用一种既可以勾勒出整体的“翠玲珑”形状,又可以感受到住宅原来的净高,一种空灵的吊顶。从而使用了立体的格子,以此覆盖整个“翠玲珑”的范围,在顶部是吊顶,在墙面是书架、柜子、门、壁灯,在空间中是家具。


最终,做出一个可以打开的吊顶。关闭的时,它是一个完整的界面。打开的时候,可以看到空透的吊顶空间。在空调的位置,作为空调的出风口和回风口;其他位置,开启部分的两侧的可以作为储藏的空间。而木方的结构方式舍弃螺丝钉,采用传统的榫卯结构,每根木头在中点处咬接,沿袭自然之美。



片断化的“翠玲珑” The Segmented Cui Linglong


沧浪亭中的翠玲珑,入口和出口分别处在一头一尾的两个房间,中间的房间是没有门的,体验它的过程是单一流线的。重复的花窗和竹林,对竹林的体验很纯粹,而生活是琐碎的,当“翠玲珑”嵌入到家的小户型中时,它的边界上出现了6个出入口和数个窗洞,在身体和视线上连接着其他的房间、阳台和二层。因而“翠玲珑”的经典结构被肢解了,片断化了。



*图文信息源自网络,版权规原作所有

GO UP